Wednesday, 1 March 2017

上海共享单车乱停放被没收所想到的

最近看到上海共享单车乱停放,执法部门没收到一个地方了。

共享单车的流动和停放,事关公共交通和停车秩序。不难发现,执法部门和众多商业公司之间应该达成一定的共识,才能达到双赢。但是,执法部门可能会有私心,局长可能会有亲戚朋友的公司也做这个生意,商业公司缺乏权力,信息不透明的话,很容易信口开河指责执法部门没有秉公执法,诸如此类。发展下去,可能对社会公德产生负面影响。究竟才能解决呢?

首先是数据来源的问题,乱停的单车究竟是谁放的?其实有竞争力的商业公司很有把握可以回答这个问题,因为单车的GPS和租用付款的数据都已经存在了这些公司的数据库。虽然不能说百分百准确,一般情况下回答这个问题是绰绰有余了。

第二个问题,是执法部门和商业公司共享信息向违规者处罚的问题。执法部门是否有自己的数据平台, 还是依赖于商业公司的平台?共享和处理的商业流程是什么样的?在处理过程中,如何保护消费者的隐私和权益,错误的执法如何纠正等,就会有很多的具体派生问题。

再者,在搭建上述平台和方案的过程,可能有些商业嗅觉比较“敏感”的人,会注册些专利,比如用户溯源什么的。专利这个东西是国际化的,还不能等闲视之。摩拜单车就在新加坡也开了分店。

西瓜皮就踩到这里。还是祝愿市场能良性发展,能克服黑箱监管对整个互联网市场的负面影响吧。

Wednesday, 8 April 2015

毕福剑嘲笑老毛这点事

其实老毛已经死了几十年,社会这时候对他搞崇拜我并不反对,甚至可以把他放到耶稣的高度也没什么了不起。可怕的是每一个新上台的,都以正统继承人的名义搞新权威,甚至个人崇拜。
正如西方也有很多人不信耶稣,中国有很多象毕这样的个人对老毛总体甚至完全持负面评价。但是在西方社会,异教徒的生存空间现在还不错,我以为。相比之下,如果中国社会够文明大气,毕私下嘴上反反毛,应该不算个什么事了。
西方宗教包容的格局,或许还未能达到尽善尽美,这点还可以再讨论。但是宗教世俗化的人文精神和发展过程,值得学习,毫无疑问。如果今天的中国能够达到一种状态,基于一种无神论的宽容,那真的是中国梦可期了,甚至是超越西方的一个人文梦。

Tuesday, 4 November 2014

林郑月娥阻拦公投进入香港公共程序是在耍流氓

国际在线消息: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2日表示,香港的选举和政治制度并无所谓“公投”的安排,任何打着“公投”名号进行的活动都是无法律约束力的。

现代意义上的公投作为一种政治实践,在很多国家和地区,获得了长足进展,为政治决策的文明进程做出了贡献。公投之前,一般议题都经过长时间的发酵,公众对于议题的方方面面进行了多层次和角度的权衡,在社交网络,公共论坛上进行了充分的交流。

正式的公投英文名字叫做referendum,已经成为一个典型的人文重大公共决策的程序。 由于互联网,身份识别,和电脑技术的兴起,技术在公投中也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么一个先进文明的高大上,香港没有法律承认的相关程序,正应该觉得脸红,抓紧机会学习。在人民先自行实践起来的关键时刻,举起大棒大喝一声是什么意思呢?何况,香港法律也没有禁止公投。

对于何种题目适合公投,什么资格才能参与香港公投,这些都可以有专业人士在民众的推动下定义合适的法律文件。或者会有时间上的要求,都属于正常。但如果据不让公投进入公众话题和议程,就是耍流氓了。




Wednesday, 29 October 2014

笑柄

一边要公务员宣誓忠于宪法,一边“田北俊因发表不利言论被免政协委员资格”。

又批评戴耀廷的公投建议是天方夜谈。原因是中央及特区官员早前已多次明言《基本法》没有“公投”制度,加上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方行政区域,无权推动“公投”制度。

心胸狭隘,卑鄙下作,真是一贯的共产党作风。

戴耀庭,田北俊,我挺你们!

Monday, 27 October 2014

对于香港占中“广场投票”的实际建议

作为局外人,我的建议如下:

声明广场投票是公投的初级形式,公投才是真正的追求形式。但这需要立法,技术准备,市民的心理准备。

邀请所有的香港市民参与,包括学联学生,例如梁丽帼,也包括占中反对派,例如王晶,也包括大陆来港居民。

如果能够继续和港府对话,将广场投票作为重要议题。同时邀请林郑月娥,梁振英等谈判者也参与。有人或者会说,我们要弹劾梁振英,还邀请他投票?这问题相信绝大部分人心中有答案。这里就不讨论了。

公开广场投票的程序,过程,和结果。邀请第三方监督程序和过程。第三方可以考虑对话主持人,如果他们愿意。也可以考虑由多方组成,甚至包括中央人大观察员。人大虽然保守,橡皮图章,可以做批评对象,但不必做敌人。

延长投票期间至三天。投票应尽快举行。

Sunday, 26 October 2014

计划的占中公投只允许占中人士参与是狭隘的

看到星岛环球网消息,占领运动第29日,面对占领者的争议声,学联、学民思潮、和平占中、泛民和民间团体代表等下午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搁置原定今明两晚的“广场投票”,再行商议。

又据此前消息,组织者之一戴耀廷称,计划举行的“公投”只允许占中人士参加,在广场内的市民凭身份证和手机号码参加投票。

公投是一个很复杂的平台,很能体验组织者的水平和号召力,仓猝实行可能弊大于利。组织者的决策未必不是实时恰当之举。而且目前的广场投票,实际上不能算实际意义上的公投。但占中目前是否继续,如果能够以某种公众决策的方式,进行 ,那么民间政治实力得到发展,对未来的香港民主是十分有益的。广场投票虽然不是公投,但具备公投的雏形,可以探索公投的各种要素,例如参与者的主体资格,投票选项的设置,投票时间的限定,都有很多人文和技术的挑战。所以对公投这样一个平台,进行规范化,法律程序化,吸引最广泛的民众参与,值得所有占中参与者将其作为长期目标。

 目前广场投票只允许占中人士参与,实际上是狭隘的,起码所有香港的市民应该有资格参与。如果不能平等对待每一个香港市民,这样的占中,能说是用爱与和平占中吗?占中学生和市民之外,李嘉诚,梁振英应该和街头流浪者拥有同样的投票资格。在理想的我看来,甚至每一个能够到达投票地点的人,甚至每一个能够访问投票网站的人,中国人,或者外国人,应该都获得同等的投票资格。这是占中派用爱与和平感动每一个人的机会,请珍惜。

 实际的战略取舍,或者有很多的现实考量。现实的地缘政治,人性的复杂,对最终的选项,或者有很多的影响。但香港属于人类,组织者是思考中的公民,我迫切希望看到实质的,充满创造性的进展,而不是简单的政治输赢。

Friday, 24 October 2014

不同寻常的细节

网友Cornelius Mueller在facebook上说,

“要看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正在发生:(周二)晚6-7点,CCTV13频道直播了(香港政府和学生)对话的一大部分”

很想知道收视率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