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8 April 2015

毕福剑嘲笑老毛这点事

其实老毛已经死了几十年,社会这时候对他搞崇拜我并不反对,甚至可以把他放到耶稣的高度也没什么了不起。可怕的是每一个新上台的,都以正统继承人的名义搞新权威,甚至个人崇拜。
正如西方也有很多人不信耶稣,中国有很多象毕这样的个人对老毛总体甚至完全持负面评价。但是在西方社会,异教徒的生存空间现在还不错,我以为。相比之下,如果中国社会够文明大气,毕私下嘴上反反毛,应该不算个什么事了。
西方宗教包容的格局,或许还未能达到尽善尽美,这点还可以再讨论。但是宗教世俗化的人文精神和发展过程,值得学习,毫无疑问。如果今天的中国能够达到一种状态,基于一种无神论的宽容,那真的是中国梦可期了,甚至是超越西方的一个人文梦。

Tuesday, 4 November 2014

林郑月娥阻拦公投进入香港公共程序是在耍流氓

国际在线消息:香港特区政府政务司司长林郑月娥2日表示,香港的选举和政治制度并无所谓“公投”的安排,任何打着“公投”名号进行的活动都是无法律约束力的。

现代意义上的公投作为一种政治实践,在很多国家和地区,获得了长足进展,为政治决策的文明进程做出了贡献。公投之前,一般议题都经过长时间的发酵,公众对于议题的方方面面进行了多层次和角度的权衡,在社交网络,公共论坛上进行了充分的交流。

正式的公投英文名字叫做referendum,已经成为一个典型的人文重大公共决策的程序。 由于互联网,身份识别,和电脑技术的兴起,技术在公投中也越来越重要的作用。这么一个先进文明的高大上,香港没有法律承认的相关程序,正应该觉得脸红,抓紧机会学习。在人民先自行实践起来的关键时刻,举起大棒大喝一声是什么意思呢?何况,香港法律也没有禁止公投。

对于何种题目适合公投,什么资格才能参与香港公投,这些都可以有专业人士在民众的推动下定义合适的法律文件。或者会有时间上的要求,都属于正常。但如果据不让公投进入公众话题和议程,就是耍流氓了。




Wednesday, 29 October 2014

笑柄

一边要公务员宣誓忠于宪法,一边“田北俊因发表不利言论被免政协委员资格”。

又批评戴耀廷的公投建议是天方夜谈。原因是中央及特区官员早前已多次明言《基本法》没有“公投”制度,加上香港特区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地方行政区域,无权推动“公投”制度。

心胸狭隘,卑鄙下作,真是一贯的共产党作风。

戴耀庭,田北俊,我挺你们!

Monday, 27 October 2014

对于香港占中“广场投票”的实际建议

作为局外人,我的建议如下:

声明广场投票是公投的初级形式,公投才是真正的追求形式。但这需要立法,技术准备,市民的心理准备。

邀请所有的香港市民参与,包括学联学生,例如梁丽帼,也包括占中反对派,例如王晶,也包括大陆来港居民。

如果能够继续和港府对话,将广场投票作为重要议题。同时邀请林郑月娥,梁振英等谈判者也参与。有人或者会说,我们要弹劾梁振英,还邀请他投票?这问题相信绝大部分人心中有答案。这里就不讨论了。

公开广场投票的程序,过程,和结果。邀请第三方监督程序和过程。第三方可以考虑对话主持人,如果他们愿意。也可以考虑由多方组成,甚至包括中央人大观察员。人大虽然保守,橡皮图章,可以做批评对象,但不必做敌人。

延长投票期间至三天。投票应尽快举行。

Sunday, 26 October 2014

计划的占中公投只允许占中人士参与是狭隘的

看到星岛环球网消息,占领运动第29日,面对占领者的争议声,学联、学民思潮、和平占中、泛民和民间团体代表等下午发表联合声明,宣布搁置原定今明两晚的“广场投票”,再行商议。

又据此前消息,组织者之一戴耀廷称,计划举行的“公投”只允许占中人士参加,在广场内的市民凭身份证和手机号码参加投票。

公投是一个很复杂的平台,很能体验组织者的水平和号召力,仓猝实行可能弊大于利。组织者的决策未必不是实时恰当之举。而且目前的广场投票,实际上不能算实际意义上的公投。但占中目前是否继续,如果能够以某种公众决策的方式,进行 ,那么民间政治实力得到发展,对未来的香港民主是十分有益的。广场投票虽然不是公投,但具备公投的雏形,可以探索公投的各种要素,例如参与者的主体资格,投票选项的设置,投票时间的限定,都有很多人文和技术的挑战。所以对公投这样一个平台,进行规范化,法律程序化,吸引最广泛的民众参与,值得所有占中参与者将其作为长期目标。

 目前广场投票只允许占中人士参与,实际上是狭隘的,起码所有香港的市民应该有资格参与。如果不能平等对待每一个香港市民,这样的占中,能说是用爱与和平占中吗?占中学生和市民之外,李嘉诚,梁振英应该和街头流浪者拥有同样的投票资格。在理想的我看来,甚至每一个能够到达投票地点的人,甚至每一个能够访问投票网站的人,中国人,或者外国人,应该都获得同等的投票资格。这是占中派用爱与和平感动每一个人的机会,请珍惜。

 实际的战略取舍,或者有很多的现实考量。现实的地缘政治,人性的复杂,对最终的选项,或者有很多的影响。但香港属于人类,组织者是思考中的公民,我迫切希望看到实质的,充满创造性的进展,而不是简单的政治输赢。

Friday, 24 October 2014

不同寻常的细节

网友Cornelius Mueller在facebook上说,

“要看到一些不寻常的事情正在发生:(周二)晚6-7点,CCTV13频道直播了(香港政府和学生)对话的一大部分”

很想知道收视率怎么样。

联合国吁确保香港普选 占中人士计划周日公投

香港不具备中央政府下达镇压命令的条件。示威者组织很好,足够做共产党的政治对手。感谢教会,也希望看到其它参与者发出自己的声音。

再说一遍,香港根本就没有开枪的空间,示威者会得到足够的信息,该撤离就撤离,该示威就示威。而且其公投的技术手段也很有威力,希望看到公投能够获得立法的承认,成为有效力的程序。

以下摘自维基。

小知识,占中的全称很重要,不是攻占制高点啦。

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英文Occupy Central with Love and Peace,縮寫OCLP),簡稱和平佔中佔領中環佔中,是由香港大學法律系副教授戴耀廷香港中文大學社會學系副教授陳健民基督教牧師朱耀明於2014年9月28日起在香港發動的一場為爭取真普選政治運動

组织者之一的介绍:

戴耀廷於2013年1月16日在信報專欄拋出「要爭取香港落實真普選,可能要準備『殺傷力』更大的武器——佔領中環」。3月27日,他與香港中文大學副教授陳健民與牧師朱耀明等發布「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信念書。他說「佔中是為了不佔中,就是要透過對抗產生一種張力,佔中是未來的緊張,讓大家回到談判裡。」目的是「用運動帶動政治文化的轉變」。提出公民抗命的主張,表面上是對抗;但他重視的是民主的商討,透過討論的過程,希望找到解決紛爭的方法。佔中運動有個社運少見的設計,他希望能募集一萬人願意簽下「誓約」,對外宣布自己支持非暴力佔中。如果最後真的必須走上街頭,40歲以上的人要走在前面,結束後這一萬人要負起責任,一起走到警察局去投案,聽從警方的處理。「我們這一代願意為下一代付出代價」。李柱銘資深大律師與天主教香港教區前主教陳日君樞機等均表態支持。
他說「這不算是個政治活動,對我自己而言,這是一個宗教活動,我在傳道。我把我一生所教都放進去了。」「因為《聖經》裡說,要行公義(Do justice),重點是要行動。」[5]

又,622全民投票[编辑]
2014年6月20日至29日,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進行對佔中政改公投全民投票,分為電子投票和實體票站投票。電子投票由6月20日正午開始,於6月29日晚上9時結束。 而實體票站投票則於6月22日在全港設立15個投票站,並在6月29日增至21個投票站供市民投票,其中一個投票站更設於長洲離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