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24 July 2014

评南方周末《唐慧赢了,法治赢了没?》


南周这个评论厉害,法治也能说赢没赢。我还以为是世界杯呢。

一定要说输赢的话,我要先问的是,社会关注的法治的输赢主体是什么?是法官,律师,检察官,司法系统,法律本身,抑或,人民?可能有人会说,这些主体之间并不是你输我赢的关系啊?但说这些主体间利益并非时时刻刻完全一致,则没有疑问。而且,一切权利来源于人民,当是司法制度设计时遵循的一个原则。

所以,问题来了,如果是陪审团判的会怎么样?中国的陪审团制度是否可以改革到一个司法系统可以倚重的基石之一?这里简单探讨一下可能的改革。

首先原被告可以申请陪审团裁决罪名是否成立,可能在中国的情况还必须包括严重程度。法官再进行量刑。

其次,严重程度应该量化,分为一定的级别。比方说三级最严重,必须是死刑。那么陪审团裁决之后,法官再量刑也没有什么压力了。

最后,如果死刑复核再加上一个步骤,原告可以最后再增加一个陪审团复核的上诉机会。这个陪审团应该是在案件属地组成,高于最高法院的复核。

陪审团成员和程序的难题是另一个话题,但是法官用不着替屁民们背这些个黑锅啊,而且还有那么多法官觉得工资低。

其实我倒是觉得可以对所有有资格担任陪审团成员的公民进行一定的标签化,年龄段,性别,居住地,职业,教育程度,建个数据库。原告和被告可以根据这些标签事先指定陪审员的背景要求。达成一致后再进行抽签选派。

Saturday, 19 July 2014

介绍一下庄丰观点

这是博讯的一个专栏节目。最近有篇文章,习近平将逐步放开言论,引起了我的注意。

说实话,我并不觉得言论空间是共产党或者某个领导人放开的,而是民众自己争取到的。没有互联网上这么多博客,推特,论坛,各种媒体,怎么可能有今日的言论空间?虽然还有很长的路要走,网络下民智渐开的局面,已是不可更改。

但是功劳算到谁身上,并非一定要一时半会就要争论清楚。一个完整的言论空间的成长对复苏的中华民族才是最重要的。在这个过程中,共产党搞清楚自己的定位,不要再做民族的罪人,当然也是民族的幸事。如果作者的观点,有细致入微的观察,甚至有一定的内幕消息,更甚有共产党的资金支持,那也是共产党温和派的一种声音,值得关注。

作者对当局搞“批评和自我批评”,习近平的一些“公开讲话”,刘云山和王岐山之间的矛盾都有所分析。主要的观点可概括为当局目前反腐是打掉一些共产党的极端守旧势力,积聚民意。反腐是整个政治改革战略贯穿始终的一部分,是政治改革的关键入局步骤。其后,逐步放开思想和言论控制将成为主旋律。

对于思想和言论空间打开之后,共产党罪恶是否被清算,功绩是否被肯定,作者并未有什么论述和预测。或者作者也不想多谈论这些话题吧。


Wednesday, 16 July 2014

请和月光博客共同创造历史

月光博客小龙发起公民下载  《政府信息公开申请表》,填写后邮寄至工信部办公厅  依法要求其公开“屏蔽Google”的相关公文。

昨天几个先生跟我谈起这件事,我就这样说,这就是在创造历史。甲嘲笑我,如果这算历史,杨佳那事算什么。乙马上生气了,杨佳算什么,那是暴民啊。丙说,暴民也是历史啊。

其实这些观点我听到的非常多,社会上知道那事的人也很多,人就这德性,上个电影院还想着有点鲜血啦,美女啦什么的。不同的是,这回是非常温和的一件事情,和杨佳比起来,可能没有那么大的对社会短期的巨大冲击,行动者也不需要那么大的勇气。但是它蕴含的意义是,每个人都可以参与这行动,如果有百分之一,不,请允许我假设,万分之一,甚至十万分之一,的中国公民参与这行动,中国的政治版图立马就会有新的力量。

如果有那么几家企业,例如网易,新浪,搜狐,甚至外资企业谷歌,推特,脸书等等参与进来,要求不再事前黑箱手动删除帖子,又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如果有那么几本禁书的作者或者版权拥有者,参与进来,求助于类似的法律程序,要求出版这些著作,比如杨小凯的《牛鬼蛇神传》,比如遇罗克的《出生论》,比如吴仁华的《天安门血腥清场内幕》,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如果有那么几个孩子的家长拒绝现行中小学的历史课本,又是一个什么样的情况?

是的,单纯看月光博客的这个行为,平平淡淡,即便是最苛刻的法律,也无法找到一丝一毫的借口来制止它,来把行动者送进监狱。但是,并不能说这样的行动者没有勇气。这样的行为,恰恰是改变中国暴力循环的最有效的方式!唯一的条件是,社会的那十万分之一先行者,能够共同行动起来。这才是对国民素质的真正考验!

我并非是说杨佳不是英雄,我也不是说杨佳是英雄。只是在我看来,总是月光博客的行为比起杨佳的行为来,对我更有一点那么致命的吸引力。

当我和先生们再次谈起这个话题,我表达了我的观点。乙嘲笑我起来,中国这历史,会变化的,但只会是新的暴民来改变社会。

我等待着有人来证明乙错了。

Sanyi vs Google in handling Government problems in foreign country

On July 15th, an appeal court ruled that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 failed to give constitutional due process to Sanyi owned entity Ralls. It reminds me that Google exited from China in 2010. According to wikipedia,

"in response to a Chinese-originated hacking attack on them and other US tech companies, they were no longer willing to censor searches in China and would pull out of the country completely if necessary"

The altitudes and the results of Sanyi towards "National Security" and Google towards "Internet Censorship" are different from each other. Sanyi sued and the appeal court ruled CFIUS1 "must share all non-classified information on which it relied and give Ralls the opportunity to rebut arguments against the project". Google had an internal review on the situation and made the quitting decision by itself.

Some people might argue with me how I know that Google did not raise an lawsuit. Now that Chinese Judicial system is not transparent enough and it could even be non-disclosed. But at that time, an open letter2, 3 authored by many Chinese Netizens together including me was published suggesting the possibility of opening a dialogue or even filling a lawsuit by Google. And these Chinese Netizens would support any of such behaviors. We sent the letter to a Google Representative by the chance of a conversation between Google and some Chinese people. Unfortunately, she just said the decision had been made.

Sanyi and Google might be in different industry. But they were facing similar situations in these two cases. The government of the foreign country did not like them and took some actions. In Sanyi's case, the Obama administration's deny is clear and the entity is just there. In Google's case, although the hacking attack could be something different and difficult to be evidenced, but the censorship instructions were given by clear department still. I cannot see any legal technical problems preventing Google from similar legal action.

Futher, in my opinion, Sanyi is strengthening the US Constitution and Judicial system by challenging its foreign investment review process by position itself an underdog and fighting for the right of itself successfully. In contrast, Google is bureaucratic and is not willing to listen to its user's voice. It is why its market share in China falls under 0.3 percentage now4. For Google's achievement on search engine and other service, we cannot see Chinese people won. But on the other hand, did Google really win by exiting from China?

Some of Google's big fans could argue that its exit from China is more of business reason due to the drop of market share in the competition against baidu.com etc. But Google itself would not admit it. And even so, Google must expect google.com can be accessed freely all over the China even after its exit.

I can clearly state my own understanding in China here, it is a big win as long as an excellent company raises a legal case against unconstitutional government behavior. Not only for Google, but for any other company, but for Chinese people. Not only for black-box Internet Censorship, but also for fair market. And I can provide help to any such initiative. No matter if it is accepted by Judicial Court.

References:
1: The Committee on Foreign Investment in the United States
2: An open letter to Chinese Government and Google in Chinese
3: Chinese netizen Open Letter to the Chinese Government and Google
4: The course, impacts, and the future of Google's being blocked by China

Tuesday, 15 July 2014

郭伯雄化妆出逃?

网络传言转贴:

发信人: tnc (long shot),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郭伯雄化妆出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5 20:20:15 2014, 美东)

7月14日中午至傍晚,超过100趟往返上海和北京的航班大量延误或取消。据报,航空公
司工作人员称南京军区采取空中管制而导致航班取消或延误,但有网友在微博和推特曝
料上海大面积航班取消的原因是,中共军队郭姓高级将领欲化妆成女性使用假护照出逃
,在海关被拦截。

这些爆料的网友是谁? 华东最近有否军事演习?乘航班出逃去哪个国家?
如果这些传言属实,那国内的反腐运动可谓惊涛骇浪啊!

--
[回复] [回信给作者] [本篇全文] [本讨论区] [修改] [删除] [转寄] [转贴] [收藏] [举报]        [ 2 ]
发信人: qpl13 (qpl13),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郭伯雄化妆出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5 20:32:34 2014, 美东)

估计是郭德纲和于谦化妆成老两口

--
发信人: tnc (long shot),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郭伯雄化妆出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5 20:57:07 2014, 美东)

郭的传言在网上早已传得沸沸扬扬,
难道郭没有被控制?
如果实行空管来抓捕,说明他已成功逃出而且
追捕者仍无法确定身在何处或者哪个航班,所以
要一锅端,全部扣留航班。
有点不可思议!

【 在 qpl13 (qpl13) 的大作中提到: 】
: 估计是郭德纲和于谦化妆成老两口

--
发信人: greendot (低调),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郭伯雄化妆出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5 21:29:22 2014, 美东)

又是这要多弱智才能相信?

--
发信人: TravisBickle (Travis),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郭伯雄化妆出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5 21:30:49 2014, 美东)


【 在 greendot (低调) 的大作中提到: 】
: 又是这要多弱智才能相信?


这句耳熟。

--
发信人: Diors (屌丝),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郭伯雄化妆出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5 21:40:25 2014, 美东)

当年王立军化妆出逃的时候这好像是网上小将的反驳雄言
中国那片土地发生的事情远比想象的还精彩,比想象的更离谱

【 在 greendot (低调) 的大作中提到: 】
: 又是这要多弱智才能相信?

--
发信人: zgrzfg (wushi),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郭伯雄化妆出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5 22:00:03 2014, 美东)

每次看到小将歇斯底里的否认谣言,俺老就笑了。小将的世界一切都很单纯简单,我们
需要更多小将

--
发信人: Skyland (Skyland),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郭伯雄化妆出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5 22:41:15 2014, 美东)

从王立军薄熙来到周永康徐才厚,小将一贯地否定,全都斥之为谣言、轮子、弱智,
可惜事实狠狠扇了他们的脸,不过伊人们皮厚,呵呵

--
发信人: emi (emi),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郭伯雄化妆出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5 23:03:10 2014, 美东)

404:Face not found

【 在 Skyland (Skyland) 的大作中提到: 】
: 从王立军薄熙来到周永康徐才厚,小将一贯地否定,全都斥之为谣言、轮子、弱智,
: 可惜事实狠狠扇了他们的脸,不过伊人们皮厚,呵呵

--
发信人: oupeng (朱), 信区: Military
标  题: Re: 郭伯雄化妆出逃?
发信站: BBS 未名空间站 (Tue Jul 15 23:29:30 2014, 美东)

天方夜谭一样,刺激!!!!

【 在 tnc (long shot) 的大作中提到: 】
: 7月14日中午至傍晚,超过100趟往返上海和北京的航班大量延误或取消。据报,航空公
: 司工作人员称南京军区采取空中管制而导致航班取消或延误,但有网友在微博和推特曝
: 料上海大面积航班取消的原因是,中共军队郭姓高级将领欲化妆成女性使用假护照出逃
: ,在海关被拦截。
: 这些爆料的网友是谁? 华东最近有否军事演习?乘航班出逃去哪个国家?
: 如果这些传言属实,那国内的反腐运动可谓惊涛骇浪啊!

Monday, 14 July 2014

大一统, 权威,小型社区, 历史教育

记录一些自己的观点,深知自己没有能力下笔,哪怕只是写个框架

地理环境对于政权的形成提供了地理边界,也界定了各种实体,一般是不同民族或文化实体的内外之别。环境变迁,各实体的分裂和融合,则成为政权的历史延续性。这是中西方历史的共同性一面,传统上为地缘政治的研究内容。

文明最初实体形式为部落,村庄等小型社区。共享文化和技术能够产生更高级的思想,聚集更多的资源,从而产生更强悍的实力,应付更复杂强大的冲突。这样在内外冲突过程中,逐渐产生了各种文明联合体,包括国家和宗教。

 西方而言,霍布斯在巨著《利维坦》中总结了宗教和国家的关系。教会相对于皇权在公共生活对公众而言的存在感没有丝毫弱小。东方而言,宗教更多成为了一种避世或政治工具。大一统政权成了一种民众的安全感和文化归属感的现实需求。

 形成这样的局面的原因,自然有诸多著作研究。

我感兴趣的核心问题是,如果把民众的大一统心理作为一个压倒性需求的假设,中国社会变革者会面临哪些现实问题。

首先,小型社区文明对大型文明的关系不应该是上下级关系。这样大型文明才能保持活力,在法律制定和实施上适应小型社区面临的各种挑战。另一方面,由于大型文明对于新技术和自然环境之变化,没有小型社区敏感,则小型社区寻求变化必然面临各种障碍。故小型社区保持独立性非常重要。这里小型文明,可能是一个乡村,网上讨论社区,小型政党等等。

就今天中国而言,天安门城楼挂的是毛泽东雕像,而不是单纯的大团结万岁,或者实现共产主义。即便是共产主义,也是只有中国共产党拥有解释权的共产主义,而不是人人都能探索的共产主义。就大型文明而言,公共思想空间已经丧失了活力。

不仅如此,中央政府目前寻找一切机会,打压各种反对派社会力量,导致小型独立社区很难生存。个人认为,在这一点上,只有有策略,有远见,能够保护自己的小型社区才能在今天共产党的高压控制中逐步成长。

所以第二谈一个具体策略。例如申请禁书的出版,被否决之后,发起司法诉讼和宪法复审。当然,现时无法快速走到最终步骤,达到司法改革的目的。但借助互联网,坚持不懈作为项目来做,起码可以得到书的作者和出版公司的支持,应该可以获得一些资助,渐渐发展。

第三,从近代科学史发展看来,很多白人做出了奠基性的贡献,如牛顿,伽利略,法拉利等等。我个人认为,并不能据此认为其它民族从基因上比白人种族智商低下,包括中华民族。即便真的差那么一点,改变基因也是十分危险的事情,涉及到最基本的道德价值观等问题。而且从我在国外工作的真实经历而言,丝毫没有感觉到白人一般个体对华裔或亚裔一般个体的智力优势。

从根本上来说,智商问题在本文是一个题外话。而且既然基因在现时整体上无法改变,对科学史的学习,发现其实现突破性进展的其它原因就尤其重要。有些读者可能已经明白了,这里的其它原因就是社会性原因。为什么其科学知识能够得到传承,其重要发现是如何得到社会承认,进而被传播的。科学家的教育是什么样的,家庭背景如何,知识传播的媒介是什么,有什么重要角色让科学家的个人知识成为了社会公共知识的一部分,什么样的人在过程中扮演了什么样的角色,社会结构是什么,等等。这些元素中,哪些在东方背景中有,哪些没有。我们今天应该架构什么样的公共社会,才应该是自然科学史教育的重要现实意义所在。

 拉拉杂杂在这一点上罗嗦,都是因为当今的历史教育,从小学五年级开始就狂灌所谓的社会主义道德价值观,共产党革命史观。评价今天中国是否是一个强国,或者还有争议。是否是一个优秀国家,我一定举双手反对。就本人看来,中国人并没有找到足以依托为价值判断基础的共同道德基本底线,社区发展并没有开始创造让每一个中国 人平等自由发展自己身体和思想的环境,贫富差距并没有缩小,反而加重了当年孙中山先生的“不患寡而患不均”的现象。即便单以物质而论,房地产畸形发展,制 造业大而不强,自然环境污染惨不忍睹。在这样一个环境下,把中国共产党历史放到中小学历史教育的第一位,而且不容第二种历史教育内容和方法,是不是一种神经错乱?

一个结果就是,好不容易有一点自然科学史,居然只知道铺陈近代科学发展事件,罗列一些历史知识。这除了打压新一代民族青年的自信心之外,有什么好处?


从教育青年公共社会建设的思想和技能看,六十年来中国的所有学校的历史教育是不断倒退,步入歧途。这是中国六十年教育史的一个巨大耻辱。不通过公共议题重新审视而改变现状,中国变革无望!

芮成钢究竟怎么了

我前一篇帖子转了一篇低俗的留言,芮成钢和令计划夫妻如何如何。其实芮本人还是可能有才华有理想的。他曾经是安徽省的文科高考状元,并在博客中说道,

有人问我,假如今天拥有的一切突然都消失了,失业、拮据、居无定所,是否还有心思在这里大谈“纸枷锁”。按照西方习俗,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先敲敲桌子,否则那些“假如”就会变成真的。我当然不希望它真的发生,但即使发生了,大概天也塌不下来。《诺丁山》是我非常喜欢的一部电影,扮演影星的茱莉亚?罗伯茨对卖旧书的小伙子说过一句话:“The fame thing isn’t really real.”名气这玩意儿不是真的。其实我们所背负的纸枷锁,很多都不是真的。

那又如何。再说多点,就算他死了,也没几个人会伤心几天,伤心又如何。我要死了也一样。尽管如此,我们在这个世上留念什么,希望这个世界是什么样子,即便我们到了另一个世界?这是不是就是我们内心的价值观?

纸枷锁的问题的根源,就是为了目标,我们的心和我们的行为并不一致。当芮成钢说纸枷锁不是真的时候,是因为他就是在追求那些个币纸?那么目标和心就一致了,也无所谓枷锁了。还是因为无论有钱没钱,他觉得自己都可以有办法实现理想?

我倒是希望他在看守所还能发博客,回答下我的疑问,正如同我希望蒲志强和许志永在狱中也可以做同样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