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8 October 2007

变化之路

--机体死亡了,意识则通过某种形式永恒。

无名

绪言

从自由开始

关于让我们互相救赎

吃饭和做爱之前是否可以祈祷

互联网可以成为最好的社会运动

绪言

或许有人会说,现时的中国执政党和政府,经历了土地改革,大跃进,文化大革 命,八九学潮,网络封锁,历史教科书事件,山西黑煤窑案件,足以证明这件昂 贵的衣服现在不值得我们怎么热爱,就算是经济崛起也不能掩盖这一点,即便不 谈贫富差距的话。

那么我们马上抛弃它?且慢,我还有话要说。

萨特说过,如果在爱时髦的时候买了一件昂贵的衣服,后来不爱了,基于节约的 谋划,我们仍然应该好好利用它。对于旧时产生的政府和一些社会机构,如何好好 利用,是一个严肃的话题。

是不是有办法好好利用现行架构来达到社会的进步?本文的意图就在于提出一个 行动方案。相比较于传统意义上的社会运动,其好处包括,其一,在全民参与的 情况下,将矛盾激化的危险降到最小,无需游行,无需工人运动,更无需战争。 其二,发展互联网,利用互联网对所有的中国难题求解。其三,也许这才是最重 要的,树立中国公民的独立思考能力和习惯。其四,做做梦吧,也许我们的经验 可以给全世界来借鉴。

这个方案就是让我们互相救赎的信仰加上互联网自由来创立新民主体系。

从自由开始

主要谈自由的意义,进而谈谈言论自由,互联网自由和通常所谓自由的关系。文 中所谓意识的表达,包括言论,艺术形式,互动型互联网等一切表达形式。

人生来就不可能脱离其所属的人群,家庭,学校,国家,也不可能脱离其出生, 成长,死亡的命运。或者我们可以说,人是悲剧的。但和其它物体,生物不同, 她/他的意识可以指挥自己的行动对外在世界产生影响,同时获得经验影响自己的 意识。被影响的意识和外部世界之间的关系将进入新的互动。

行为带来经验。意识从经验获得,同时经验也是意识的一部分。意识一经获得, 即独立存在,例如一个人可以冥思苦想很久后,悟出很多事来。又如她/他人的意 识以某种形式表达后可以其它人借鉴,无须任何新的行为。

如果说人死亡不可避免,人的悲剧不可避免,人活着的意义就在于其意识的有无 和性质。例如,如果一个人直到死亡还没有过性行为,则一般认为其悲惨。很多 NBA球星在功成名就之后仍然上大学,也是一种追求某种经验的行为。人的行为如 果不是依赖于她/他人,至少受其影响,不管是性行为,吃饭,甚至走路的姿态。

如果认为人的尊严和幸福就在于意识的话,我觉得自由就是每个人对其自认为的 意识的合理性和多样性的追求的想法,表达,和行动的道权。例如,我是一个男 人,如果我能获得作为女人生养过一次孩子的经验,我会觉得非常幸福。这种想 法的一个合理性在于我能够理解女性生育之辛苦和幸福。但现在的很多公众未必 就认为我的这个想法是合理的。哥白尼的日心说在当时离经叛道,现在大家则意 识到在太阳系中他是正确的。很多时候,自由允许这种言论和行为在过去和将来 的社会中发生。自由引导了人类的创造和幸福。

社会愈发展,有些自由愈可能产生灾难性的后果。例如今天我接受变性手术,并 生育一个孩子。我可能不能接受这样的性别认同,就算医学上我能够再次手术变 回男性,我可能担心我已经生养的孩子无法接受这种改变。我,甚至可能,主动 毁灭自己的意识。又比如,人人都希望买一套大房子,这造成了富裕阶层对土地 资源的垄断。又比如每个国家都研究原子蛋,即便不爆炸,核废料的控制也是一 个可能的大灾难。

幸而,每个人意识能通过接受她/他人的意识的表达,进而通过自我的思考在某种 程度上认清自由的行为可能带来的灾难性后果,而不再是对自己的行为一无所知, 不再必须通过彻底的行为本身来验证。可以说,意识的自由和思考的能力的目的 之一是避免可能造成的灾难性行为的不自由。同时,由于这种避免,造成了人们 某种行为的缺乏。个体意识中对于这种可能的行为的缺乏,必须通过个体学习由 她/他人的意识表达补充。第三,相信重要的哲学家们一定验证过人类的创造也必 须由意识的表达和思考的能力来实现。并且公共意识必须以某种形式表达。于是 每个人意识的表达自由重要起来,其重要程度甚至可以认为代表了一个群体的文 明程度。

就此,意识表达的自由和行为的自由对于现代文明社会的意义可以完全独立开来。 在立法,行政等各个方面,都必须单独考量。如果这种她/他人的意识的表达自由 被禁止的话,其所在群体的创新性,安全性,可持续发展性都是质量低下的。可以 据此认为它是一个独裁群体。今天的中国,个人认为应该属于可以通过互联网运 动改造的群体。本文将在方案的各个细节根据需要论述这一观点。

传统的意识表达的,主要是指言论,包括日常谈话,出版,电影,等等。互动型 互联网,包括电子邮件,博客,留言版,现在所谓的WEB 2.0,和最新型的一些可 能出现的公共交互网站,如国外的facebook,国内的饭否,豆瓣等。互动型互联 网已经超出了传统的言论空间,甚至形成了公共思维空间。对其详细的论述超出 了本文的需要,本文只是将在互联网可以成为最好的社会运动一节中有一些常识 性论述。

关于让我们互相救赎

这一信仰的核心基于个体的自由和人类的社会性和客观世界的变动之循环。

如上节所论述,个体意识之发展依赖于个体对于外界的行为和自身意识的互动。 由于意识到自身意识的存在,个体通过有计划的行为和意识与外界,她/他人互动 以发展自己意识。即个体认识到自身意识的不足,并希望获得更多样更合理的意识, 并进而追求这种多样和合理。这就是自由的起源,也是其终极目标。

自人类的起源,人类的繁殖,人类的思想的表达何传输,都必须依赖于人的社会 性。即每个个体依赖于其它个体。一片树叶在每一个时刻都是不相同的,甚至根 本就没有绝对意义上的某一时刻。这并不以为着一片树叶上包含了理解世界的所 有线索。并且,理解一片树叶是什么和为什么是一片树叶,必须到树叶之外的空 间去寻找线索。这个之外的空间的探索,绝非单个的个体能够哪怕是某种意义上 的完整地实现。每个个体必须依赖与其它个体,具体说,意识的表达。

经验获取的过程结束后,可能有表达和其表达被理解的过程发生,或者试图复制 这一经验获取某种预期结果的过程发生。前者一定是缺失了的客观事实和想象性 的主观意识的综合。根据个体的理解过程的上下文信息,某种内容和形式的交流 必须发生,例如,一段讲解,一个实验,一个眼神等等。后者基于前者,并可能 包括了多种经验和意识的应用,并可能用于功利性的目的和验证某种新形式的意 识。后者对于多方参与的要求更高。这两种过程不断发生,并对每个个体的意识 产生新的影响,创造更高的合理性和更多的多样性。

所以个体的自由通过群体的过程而实现其目标。群体的这种过程也必须依赖个体 的自由。个体和全体的意识和行为则与客观世界互动。由于自身意识的复杂性, 对于自身意识的存在性意识,通常会有某种定向性思维。这种定向性和人天生的 了解自身的欲望,可以称为自恋。同样,理解客观事务的复杂性的好奇心可以称 为它恋。对于同类的其它个体,对于了解自身有重要参考意义,同时又是理解和 行动于客观世界的伴侣,则发生特殊形式的它恋,即她/他恋。站在意识的角度, 它恋更可以看作对于其它个体的意识表达之恋。爱情更是一种最重要的她/他恋。 所以,自恋,她/他恋,自恋,。。。,永无止境。

在这一循环过程中对于个体的开放性意识状态,和群体对于个体自由的依赖状态, 我将二者的综合态势成为让我们互相救赎。同时我认为,将这一概念以信仰的形 式诠释,贯穿到我们的日常生活,教育,我们所在的群体将达到自由的更高状态。 所以,我们来看看下一节。

吃饭和做爱之前是否可以祈祷

我设想了一个礼仪,单手手掌和手臂形成鹅颈状,向前方任何方向伸缩两下。然 后绕头一周,手掌向下平伸,从鼻梁上方下行至肚脐上下的位置。手掌伸缩表示 她/他恋,绕头即其后的动作表示自恋。自恋和她/他恋的动作的先后可以呼唤。 这个和我几个星期前在祈愿网上的公开说明的形式有一点小变动,不过形式是次 要的,心态是主要的。

我在家里和老婆儿子商量过后,饭前我们也行这个礼,感谢所有生产,运输,服 务食物的人。感觉确实不错,有气氛,而且对儿子的心理影响很好,顺带一下, 他七岁。

和我老婆的卧室生活,呵,有点私密,好像不符合让我们互相救赎所倡导的开放。 不过人是需要进化的,也许过一段事件我会专门另写一问聊聊这事。不过现在我 能说的就是,我们的沟通好多了,也快乐多了,甚至有点无话不谈,无所不为。

个人认为可以发展一些宗教形式的时刻,念词,很好的普及这一信仰。

互联网可以成为最好的社会运动

也许现行法律限制了言论自由和互联网,但是我们现在的互联网仍然和全世界相 连。所以我们仍然可以表达我们自身的意见。

即便假设只有能翻墙的人能自由地表达自己地意见,即便假设能翻墙的人只有一 万个中国人。但假设一下,这一百个人每个人发送十封电子邮件,受到者再发十 封,重复四次,在很短时间内之内,他们就可以教会一百万中国人翻墙。去掉重复 的收件人,怎么也有五十万人。换句话话,五十万个可以自由游行的学生?注意, 我绝对不鼓励现在的学生去游行,风险太大了,不管是对他们,还是对中国整个 社会。实际上,我想绝大多数学生比我聪明得多,他们不会采取这种鲁莽的行动。 因为,可以直接再互联网上投票,表达意见。而且比游行表达的更鲜明,更直接, 舆论效果更大。设想一下,在一个著名的网站上,一个事件,有五十万人投票, 那个壮观,每个人都可以留言来表达自己的意见!

好了,来看看这里的假设,每个人发送十封电子邮件,受到的人再发送十封电子 邮件?有这样的事吗?有!我们看看山西的黑煤窑案,再看看石靖事件,这样的 事情可能每天都在发生。只是,我们没有让我们互相救赎的信仰,对于涉及到我 们基本道权和利益的事情没有去给予足够的关注而已。例如,历史教科书事件, 互联网不当监管诉讼事件。只要我们有这种信仰,我们就会去努力感染每一个身 边的人。有些人可能会觉得自己在做传销,很可笑。传销本身对不对,我不去评 判。但我不希望人们把这种弘扬价值观的事情当作传销。不错,它是在试图洗脑, 但它是在鼓励每个人自己思考!并且通过互联网发出自己的声音!!

曾经有人说这个是在幻想,并说军权在谁谁谁的手里,怎么可能有言论自由?其 实,军队并不会直接反对言论自由啊。领导军队的党也不会直接违反民意啊。而 且让军队下命令镇压互联网的不同意见者,我还没有听说过,尤其如果我们不反 政府不反党的话。例如最近的历史教科书事件,教科书是停止使用了,没听说那 个部门敢抓谁啊?而且这个事情还见报了,南都登了,新浪,QQ等媒体都转登了, 问题是民意没有充分表达,很多热点新闻一万多评论,这个评论只有几百条。也 许网站给封杀了吧。

短时间内给出一个强劲的证明超出了我的能力,我会慢慢改进此文,增强其证明 过程,现在请容我呼吁,

让我们互相救赎

http://www.pledgebank.com/saveeachother

并首先通过这个诉讼实现中国的互联网自由,

http://digg.com/world_news/Appeal_to_common_lawsuit_against_China_Internet_Censorship

因为这个诉讼将事实性拆除非法的互联网监管!

2007年10月8日

2 comments:

Em said...

That was an interesting read. I quite enjoyed it. I agree that free speech on the internet is so central to a society today, and that must be fought for in the most legal ways within the system.

Though I remain very curious... in your increasingly-bold advocacy for free speech and open internet, at what point will the gov't begin to consider you as a threat? At what point does a blogger become an activist?

verybeginner said...

I guess u r Emily?

Appreciate ur interests. For your question of government reaction, no threats against my body so far. Just my posts on http://www.douban.com/group/nz/ was deleted by governments' orders. For your second question, I am considering to be a dedicated activist as I enjoyed so much on communication of heart to heart with a lot of friends on purpose of let more people know this lawsuit and the concept of let's save each other. And I believe that I can contribute more to the human progress, last time you mentioned, of the China socie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