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3 June 2007

网友提交的第一篇征文--由互联网管制想到的

注:第一篇征文,大家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吧。其实,批评我起诉也是可以接受的,关键是言之成理。版权归作者所有,此处只是其发表的一个地方。作者的意见并不代表我的意见。如有认为自己被侵权的,请和我联系,yetaai@gmail.com

由互联网管制想到的

作者 dreamer

只要是身在大陆对互联网有所了解的人对互联网管制都不会陌生,对于GFW这个东西更是痛恨不已。维基百科在国内无法访问,Google进入中国市场不得不做出妥协,国外许多网站诸如Blogger经常上不去……等等不一而足,都是互联网管制的结果。如果单单是过滤一下国外的网站也就罢了,在国内还要建立网站备案制度,很多论坛上也经常有网络警察在巡逻。还有前些日子提议的博客实名制,也是政治性成分比较大吧?像我们这样一个依旧贫穷落后的国家,一个还处在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初级阶段的国家,却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不遗余力地封锁和过滤所谓“有害信息”,不能不让我们感到悲哀。

众所周知,21世纪是一个知识爆炸、信息爆炸的时代,“我”与世界的距离越来越近,地球正在演变成一个小小的“地球村”。在这种趋势下,试图从极为庞大的信息中过滤掉某些特定信息无疑是一种可笑的螳臂挡车的行为,然而我们好像并没有意识到,还始终做着这一方面的努力,并充分显示了“宁可错杀三千,不可放过一个”的决心。Google Blogger的某个博客中有敏感信息,于是Blogger整站被封;国内某个角落里有人用Google搜索某个关键词时,对不起,整个大陆地区暂时无法访问Google;维基百科某个页面中有“不良信息”,于是我们只能通过代理去查资料……国内的站点更无须多说,稍有不慎服务器就可能被搬走。假设有一天我们能访问的网站全都是以.gov.cn结尾的时候,官员们是不是就可以放心睡大觉了?在学校的一次有关“当代政治”的讲座上,我就这个问题向主讲人提问过,教授给我的答复是:“中国现在是历史上言论最自由的时期”,言下之意是让我知足。这个答案显然不能让我满意,假如我们带着手铐脚镣活了几千年,忽然有人把手铐除去了,我们便要拖着脚镣感激涕零欢呼自由么?

提到互联网管制,很容易让人想到对传统媒体施加的新闻审查制度。看看现在我们的媒体变成了什么样子了吧,中央台总是颂歌不断,“震惊全国”的大案没有一个不被破获的,每年的英语四六级答案泄漏都是莫须有的;地方台则常年“好男儿”“超级女声”,全部娱乐主打,至于时事新闻,直接转播中央台。至于各大报纸,对于一些东西也是讳莫如深,真实的东西不敢报道,怕“扰乱人心影响团结”,怕上面怪罪,最近的厦门PX项目事件就是个很好的例子,听说《凤凰周刊》居然也没有报道,不得不让人感到伤心,看来“不党、不卖、不私、不盲”的《大公报》已成绝响。新兴的网络媒体为了生存也不得不自行阉割妥协于强大的压力,百度贴吧没有“刘少奇吧”,没有“文革吧”,甚至连“马克思吧”封了,各大搜索引擎都有一个过滤关键字列表,有些博客服务提供商还会有专门的编辑将敏感的日志删除,比如新浪。前天我告诉一个同学新浪会专门找人删除日志,但是他不相信,于是我便“煽动”他发了两篇关于GFW的文章,结果第二天就收到他的短信:“果然被删除了”。不过这里顺便提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在这种严格的过滤机制下也促使网友发明了一些大家心知肚明的代名词,比如“ZF”、“D员”、“中#”等,人民的智慧果然是无穷的。

诚然,我们承认国内“受众”的承受能力是比较弱的,但是如果一直把“受众”保护在襁褓之中对于其承受能力是没有丝毫帮助的,反而会使他们更加仇视身上的枷锁。我们一直在说:“要努力建设法治社会”,但是当新闻的公正性和真实性受到侵害,当公民的知情权被赤裸裸地剥夺了的时候,我们要建立怎样的法治社会?

5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一个农村人,支持你,
虽然你的行为不能帮我找到工作,不能给我钱,
不过人人都像你 这么做没准对我以后代还有用啊,呵呵

verybeginner said...

您是第一个自称农民朋友的留言,谢谢您的支持!

愿每一个农民朋友都能向您这样理性的思考!不要想着清官大老爷,要有自己的道权(现行汉语应用词“权利”,因不满这个词,我倡议改之,请看我博客的“权利考...”)意识!

张忠国 said...

写得不错。收藏至20ju.com

Anonymous said...

没想到我是第一篇。。

By Dreamer

trailleo said...

《凤凰周刊》好像报道的,你可以看一下连岳的博客。

有很多人支持你,不过改变需要很多年,大家都会坚持下去,不能图一时之快。